为何《无名之辈》代表不了国产电影的未来?而《流浪地球》可以

时间:2018-12-26 20:16:30阅读:编辑:
疯狂的石头
流浪地球
无名之辈

电影是什么?电影永远是人类想象的造梦机。

时间是所有艺术作品的磨刀石。一部作品在时间的冲刷下,是金子还是渣子,回头一看一目了然。

而票房永远是所有艺术作品当下的价值体现。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,真金白银的投票比任何榜单更具说服力。

《无名之辈》作为小成本影片,依靠所谓的口碑逆袭,什么"黑色幽默",什么"逆天演技",什么"年度黑马",一通炒作下来,脸都不要了。

关于黑色幽默,有《疯狂的石头》这个珠玉在前,不知道有什么可吹的,整个剧情编排之蹩脚,动机逻辑之荒谬,线索悬念构建之无力,"平庸"二字已经是对其最大的褒奖。

关于"逆天演技",这个片子的大部分票房,是靠章宇和任素汐这条可有可无的支线撑起来的。两人无疑都是好演员,对待好演员的标准当然要比那些靠抠图演戏,滴眼药水流泪,台词全靠配音的流量们要求高,最起码他们对得起"演员"这个称号。

讨论他们的演技,当然要在更高的层面上探讨,这是对他们的尊重,也是对他们的呵护和鞭策。而那些所谓的明星,也不值得我们浪费笔墨,来讨论她们并不存在的演技。

这里不得不插叙论证下,否则无法击溃"逆天演技"这个说辞。

说到"逆天演技",这里不得不把巩皇搬出来。影片《秋菊打官司》开头寥寥几笔,从大格西服这种浮夸的扮相,到支腰走路的姿态,从茫然四顾的眼神,到上访时面对警察的局促神情。一个农村孕妇的形象便陡然建立起来了。有动机逻辑,丈夫被村长踢了要害部位,她就是要讨个说法。有性格态度,近乎执拗的从县到市来回折腾。认死理、敢较真这个人设立的斩钉截铁,不容置疑。

而反观任素汐的塑造,简直稚嫩的像个煮鸡蛋。还是掉在地上都能蹦几下的那种,人物定不住,也沉不下来。影片中给她的第一个镜头,情况猝不及防的出现了,这是瘫痪病人的日常状态吗?整个人精神饱满、衣着干净的像是洗了个热水澡。面对突如其来的劫匪,面对可能的死亡,没有一丝惊慌,犹疑,恐惧,反而冷嘲热讽地耍开了嘴皮子。热爱生活的本身,以及面对死亡的从容不迫,她的塑造不能说服我。

固然马嘉祺这个人物被塑造的有亮点,情绪转折的把控和过渡,台词断句顿挫的精准。嬉笑怒骂间的从容操控都让观众感到满足。但是这种层次的表演并非不可替代,是个有追求的演员都能做到这一点,她最大的问题就是有技巧,没深度。若把这个角色代入到迅哥儿身上,小编整个人都无比舒适起来。

章宇的塑造相对来说,比任素汐的表演高出一个层次,有情绪的百转,有态度的渐变,有人物的成长,每个动作细节的咂摸都塑造出了这个人物内在的复杂性和悲剧性。从《我不是药神》里的惊鸿一瞥,到《无名之辈》的烟火绽放,他的出道演技跟渤哥在《疯狂的石头》中的演绎几乎伯仲之间,但是由于剧本的缘故,还无法达到渤哥的塑造人物的高度。

插叙完毕,总结一下,塑造某个人物本身,除了严谨的剧本支撑之外,演员所赋予人物的内在逻辑必须经得起推敲,只要这个人物还经得起一点质疑,那么整个人物的塑造都将彻底坍塌。希望好演员们都能经得起挑刺,多一些进步。以上。

所谓"年度黑马",今年的年度黑马难道不应该是《我不是药神》吗?虽然剧本扎实,演技在线,不过中上之资的作品却豪取了30亿人民币的票房,谁能比它当得起"黑马"二字。当然我一开始就说了,票房这种真金白银的投票就是能说服一切,但这种票房固然有其影片本身的成功,比如体裁的突破。当然也有天时的配合,整个暑期档,一个能打的都没有,若是放在去年和《战狼2》的对撞中,恐怕胜负难料。还有其在"人和"上的精准把脉,朝着"老无所依、老无所医"的社会情绪靶向治疗。这样的影片有其现实需要,也极具历史价值,但代机认为它和《无名之辈》同样代表不了国产电影的未来。

什么才是国产电影的未来?在2020年,国产票房即将突破700亿大关,登顶世界第一票房市场的时候,国产电影居然在国际市场上连一部能打的都没有。看看《无名之辈》、《我不是药神》这些所谓的国产佳片除了在内地市场上自娱自乐一下,有没有向外捞钱的勇气和底气?

《无名之辈》票房从上映截止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,也没超8亿人民币。就这8亿元还是经过近两个月的影市惨淡之后,依靠还算不错的口碑,而且同期没有一部像样的电影与之竞争后,所交出来的成绩单。

而好莱坞一个二线制作的《海王》,拿到中国五天时间就超过它一个月的努力,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在宣传上人家从来不说故事怎么样?只说一句画面奇观,脑洞大开,观众们便纷纷拿脚投票了。

张艺谋导演绝对可以当这些论点的一面镜子,回顾下国产电影的历史。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张导艺术电影《活着》、《红高粱》、《菊豆》、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、《一个都不能少》、《秋菊打官司》、《我的父亲母亲》等等,这些片子确实有其艺术上的可取之处,但除了贩卖苦难,捯饬历史伤痕和满足世界的猎奇心理之外,这种自轻自贱的路数,有什么值得拿出来炫耀的?所以九十年代的电影票房让他们作的越来越不景气,弄得老百姓好多年都不知道电影院的门朝哪边开。整个九十年代,内地的文化气象居然由香港电影统领,弄得我们一线演员跑去香港电影里当配角。

事情什么时候发生变化了呢?当《泰坦尼克号》的票房号召力如惊涛骇浪般席卷全球的时候,其在中国的待遇更是百年难遇,那时的杂志报纸铺天盖地的报道场面,各大电视台的轮番轰炸的造势情景,甚至各个县城的电影院都大排长龙。代机清楚的记得当时县城的电影院里居然直接放的录像vcd,就因为来不及等拷贝。工业化的巨轮再一次彻彻底底,全方位无死角地碾压了农业乡村电影,估计也彻底震醒了张艺谋领衔的第五代导演。

“”我是世界之王”这种雄心壮志,中国导演有吗?

于是,千呼万唤的《英雄》终于在新世纪横空出世了。这是内地农业电影向工业电影发出的第一声啼鸣,当年便夺取华语票房第一的桂冠,更是登临北美票房周冠,跨海捞钱迈出了坚定的一步。这无疑相当于中国电影的'十三中全会',也是中国电影的'一次觉醒'。所以若干年后,当张导的艺术电影无人提及的时候,《英雄》也绝对是影史上不可缺少的一笔,它的地位无可撼动,如同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。自此以后,商业大片泥沙俱下的时代滚滚而来,终于滚到现在,能跟好莱坞影片稍微一较高下了。

电影这个艺术门类的诞生本身就是尖端工业孵化的产物,它是所有工业艺术的集大成之作。无论音乐,绘画、书法、雕塑、陶瓷等等,所有的艺术归根结底都是给人以遐想的空间,给人以美好的想象。一味在迂腐狭隘的价值观中不能自拔的话,老百姓自然会用手中的钞票教其做人。

所以《战狼2》这个重工业电影横扫了去年的暑期档,如同漫漫长夜展露了第一缕曙光,干涸的土地迎来了第一次甘霖,绿绿的草原上开出的第一朵小花。

轻工业电影到重工业电影的一次跨越

在中国这个有着浩瀚历史的文明国度,可以说看惯了兴衰荣辱,为何独独近代的屈辱无法释怀?因为不管外族入侵也好,军阀内乱也罢,总之在文化上,这块土地从来不曾屈服过。

直到1840年,面对西方巨大的压迫和羞辱,几乎要把中国人的脊梁都搞断了,甚至连传承几千年的汉字都差点丢弃了,中国真的经不起再一次的落后了。

共和国成立近70年了,可以说各个领域都已经望MD项背了,某些领域可以说是齐头并进了,甚至量子信息,高铁领域可以领先一二了。独独文化建设领域,面对好莱坞的侵门踏户,自保尚且心有余而力不足,更何况反攻。想当年《阿凡达》上映的时候,某些导演的表现简直让人恨铁不成钢。

何为电影工业化?代机的理解:它应该是一台快速运转的发动机,万千的零件与齿轮组装到一起,能够快速精准的运转咬合,更像一条生产线,零件供应,模块化组装,程式化售后,批量制造合格的产品,最重要的它应该是一部优秀的造梦机器,给人激励,让人看见美的存在。所以吴京同志的自编、自导、自演,等于自己扛起了一座大山,所以政府华表奖的最高荣誉授予了他,更是价值导向的应有之义。

最后,《流浪地球》要来了,大年初一正式上映。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电影,它是中国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一次预演,只有一往无前的关注未来,你才能真正的引领未来,只有真正扛起未来的大旗,那么全世界的票房都会为你洞开。

所以无论它票房的成功与失败,都是在工业电影领域的又一次无畏挑战,都是中国电影前进步伐的踏实一脚。它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,踏着好莱坞开辟的道路过河,工业化,重工业化,商业化,大资本化,不惜一切代价的未来化。

如果《战狼2》还没能让中国的片方彻底觉醒的话,那么我相信《流浪地球》会让他们再觉醒一次。而像《无名之辈》这种老想着以小博大的投机电影,就捡点重工业电影轰炸过后的残羹剩饭,聊以自慰吧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  评论加载中